荔枝视频app在线阅读

*** 离恨天,剑林。

当无邪抱着玄冥来到离恨天时,无极老头正挂在树上惬意非凡的拿着酒壶豪饮。看到无邪怀里脸色薄如蝉翼的玄冥,无极丢了酒壶,翻身太快,径直跌落到地上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无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来到玄冥身边。看到玄冥眉眼紧蹙,肤色近乎透明,依稀还能看见清奇的骨骼有些异样。无极就彻底呆怔住了。

“无极仙尊,我二哥他怎么了?”无邪焦灼的询问道。

“跟我来。”无极没有解释,只是转身朝密林里走去。

无邪只得跟着无极,来到一个黑漆漆的石窟里面,此刻耳畔边还能听见潺潺流溪的声音,抬头望去则是五彩颜色的石钟乳。无极走到冒着腾腾烟雾的泉水池边,吩咐无邪,“将他放进去。”

无邪错愕,虽然不知无极仙尊的用意,但是他也知道无极仙尊素来疼爱玄冥。甚至他对玄冥的爱胜过他的父皇。所以没有犹疑,将玄冥轻柔的放进水里。

“无极仙尊,我二哥他到底怎么了?”无邪再次不安的询问道。

无极瞥了眼无邪,眼眸里划过一抹隐忧。“无邪,你二哥可能需要在离恨天住上很长一段时间。”无邪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。这时候无极捋着胡须斟酌着什么,良久后望着无邪,道,“无邪,你去一趟炼药宫,请萧宫主过来一趟。我瞧着你二哥的骨骼好似有些异常,若是能配合炼药师的金丹或许对

他更有帮助。你快去快回,别误了时辰。”

无邪忧虑的瞥了眼玄冥,他痛苦的蹙着眉端,脸色白的异常。无邪便不敢滞留,转步朝外走去。

炼药宫。

氧气少女目光清澈柔情似水

清芷的伤势恢复得极快,已经能够下地自如行走。清芷在奈何桥大放光彩后,来炼药宫拜师的弟子们多如牛毛。这让炼药宫从寥寥千人暴增上万人。来拜师的学子们个个态度都很虔诚,炼药宫从前的规则又是来者不拒。所以骤然膨胀的队伍,却没有

很好的管理制度,一时半会炼药宫就显得很是混乱。

长老们看到炼药宫恢复了往日的热闹,真是感慨万千。又对新宫主由衷佩服。只是长老们应变能力有限限,每日里都会来叨扰养伤的宫主。

“宫主,这炼药宫场地有限,人剧增,长老们不知该如何编制新的学子。还请宫主授意。”木长老亲自向清芷请示道。

慵懒的清芷从椅子上站起来,也不知在想什么,整个人杵在那儿。嘴角却微微飞扬,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。

“木长老,昔日的炼药宫,可有这等景象?”木长老微楞,随即雅笑起来。暗忖着这新宫主到底年轻,炼药宫取得这么点成就便沾沾自喜,木长老如实禀道,“不瞒宫主,炼药宫的鼎盛时期,便是祖师爷开创炼药宫的一百年后,那时候炼药宫的

弟子遍布三界,多如繁星。那时候常用一句话来形容炼药宫的繁荣:只有有人结群的地方,必有炼药师!”

清芷脸色微红,原来她取得的这点成绩实在不足以傲娇。

所以要复兴炼药宫,真是任重而道远!

清芷瞥了眼木长老,知道他刻意压制自己的嚣张气焰,清芷便瓮声瓮气的替自己圆场: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!”

木长老笑道,“宫主的是。”第一次发现,宫主竟然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。

对于新增弟子的安顿,清芷原本想分派给长老们带领。然而听闻祖师爷时期的炼药宫其繁荣程度令人咋舌,清芷又觉得此事应当慎重,得好好考虑,再做打算。

清芷便只得先打发了木长老去,“你且先下去,容我想想该如何编排。”

木长老便退下去了。

这边木长老前脚刚走,那边无邪帝君便脚步生风的来了。

天家人一贯目中无人,玄冥无比,无邪也如此。无邪如过无人之境,擅自闯入梧桐阁。

轻舞远远的看见他踏步流星的过来,丢了手里的篮子便火速跑进清芷的闺房提醒主。“主,无邪帝君来了。”

清芷正牵挂着玄冥的身子,听到轻舞的声音立刻面露喜色。急步向外走去,可是刚走到门边又想到了什么,折步回来,清了清嗓子故意大声的喊道,“轻舞,来访者没我请帖的,一律不见。”

无邪刚踏进梧桐阁的前庭,就听见清芷这气息凌乱的声音。显见是故意针对他。

“萧宫主还记仇啊?”无邪吊儿郎当的笑道。轻舞双臂一字打开,将无邪拦截住,“无邪帝君,非常抱歉。炼药宫今非昔比,来访者那可是踏破门槛。所以主才下了一道新令,来访者必须持有邀请函才能面见宫主。帝君若是没有邀请函的话,还

是请打道回府吧?”

无邪望着敞开的大门,冲着屋内的清芷喊道,“萧宫主我知道你在里面。你赶紧出来,我有急事找你?”

清芷也并非真心为难他。便笑盈盈走出来,“帝君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当日你刁难我时可曾想过有今天?”

无邪走到清芷跟前,解下腰间玉佩递给清芷,“萧宫主拿着这枚玉佩,日后尽管自由进出紫英宫。怎么样?眼下我二哥有难处,烦请萧宫主跟我走一趟。”

清芷楞楞的望着无邪,他的脸色难掩焦虑。清芷心里划过一丝不详。

玄冥紧蹙眉端,脸色煞白的画面再次载入脑海。

清芷没有过多犹疑,“好!”

当无邪带着清芷往离恨天的剑林飞去时,却遭致意外。

他们在半路上偏偏不巧的碰到了同样奔赴离恨天去看望玄冥的神后。

神后对清芷原本就有敌意,清芷又打伤了她的大儿子至尊神帝。神后对清芷的恨便多了一重。此刻见到清芷,美丽的眼睛立刻猩红。

“无邪,你要把这个贱人带到哪里去?”神后怒瞪着无邪。无邪自幼是妈宝男,对母后的话言听计从。此刻见自己惹怒了母后,心里暗暗叫苦不迭。只是埋着头不话。***